专题教育

淮之阴,最温暖的水——参观周恩来纪念馆有感

来源: | 时间:2016-10-08 10:05:03 返回列表

坐着

胸襟轻扬或者仰止的目光

无意,风起或者云涌

万千心意

近照菏塘微澜

远拂山川起伏

身后四十年的博大胸臆

逼近最顶尖

最稚嫩的树梢

岁岁让枯黄的大地生青萍

久久把自足的一己归清贫

 

说着

童言恬噪或者寡言

说出,无忌之语或者种种真相

唯有一个稚音

把世道喧嚣挡在身外

在少小的心间

放一个巨大的愿望

把历史的声音囊括进去

把旷野的声音囊括进去

把后世的声音也囊括进去

果然,一个民族应声崛起

 

看着

世纪的气象或者风范长垂

袖掩,支离的传统或者向西的霓裳

在割裂的田陌

流离的心灵

苍桑的沟渠之间

用幽微的欧式烛台

为东方倾危的楼台

支起一轮月光

 

走着

踽踽的步伐或者流星如梭

踢烂,荆棘或者枷锁

涉大洋而来

跨雪山而行

顿黄土而足

顶风霜,任梅香四溢

花瓣含露

露珠很轻,可能朝阳即隐

露珠太重,映见足迹中

光鉴古今的德行

 

流着

夜昧无眠,因江河纵横

额有朝露,因童年水印

淮水沾湿的记忆

如母亲血脉和养母乳汁般

短促而又艰涩

漕风凌厉

纤绳嵌入脊背,嵌出额纹

长江很长,逶迤如练,泽被四方

黄河很黄,咆哮奔腾,子曰在耳

最难解开的萦怀

却是那注淮之阴的水

洪波之忧、柴米之想

民生,浸染大儒最微弱、最温暖的底色

波涛中

牛背须臾不敢回首函谷

出葱葱秦岭

急急向东流淌

 

想着

凛冽的河或者热烈的江

念着

淮水温暖

淮水于怀

温暖日积

淮水于飞

蔚然浩荡

淮水于中

可以让华夏的气候

地分南北

一九七六,长安街上

人民,何忍与你

地隔阴阳

 

作者:陆建洪